·送东阳马生序》中考一轮复习文言文-第9讲

送东阳马生序》中考一轮复习文言文-第9讲
来源:http://www.toys-dolls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29 10:33

  复习:从小我们就熟知程门立雪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的故事。孟子也说: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。这些都说明了并非全是坏事。只要我们善于化为动力,则就会成为成功的垫脚石。今天我们来学习宋濂的《送东阳马生序》。

  宋濂(1310-1381),字景濂,号潜溪,元末明初文学家浦江(现浙江义乌)人,别号玄真子、玄真、玄真遁叟,也称宋学士,祖居浙江金华,他家境贫寒,但自幼好学,曾受业于元末古文大家吴莱、柳贯、黄溍等。他一生刻苦学习,自少至老,未尝一日去书卷,于学无所不通。元朝末年,元顺帝曾召他为翰林院编修,他以奉养父母为由,辞不应召,著书。明初,征他作江南儒学提举,让他为太子讲经,修《元史》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、知制诰,朝廷的重要文书,大都由他参与撰写。年老辞官,后因长孙宋慎犯罪,被流放到四川,途中病死。宋濂、刘基、高启合为明初诗文三大家。

  宋濂为文强调明道致用,经师古,力主义理、事功、文辞三者统一。尤长散文,纪传如《秦士录》、《王冕传》、《李疑传》,均能抓住细节,突出性格,渲染无多,感染却深;写景如《桃花涧修契诗序》、《环翠亭记》,简洁清秀,迈似欧阳修。著作计有《孝经新说》、《周礼集说》、《龙门子》、《潜溪集》、《萝山集》、《浦阳人物记》、《翰苑集》、《芝园集》等。后合刻为《宋学士全集》七十五卷。

  明洪武年间,宋濂官至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,洪武十年致仕。第二年,宋濂至应天去朝见明太祖朱元璋。其时,在国子监读书的东阳人马君则以同乡晚辈的身份前来拜访,宋濂就写了这篇文章赠送给他。作者以自己勤苦求学而功成名就的事实,,勉励后辈专心向学,刻苦自立,情真意挚,语重心长。

  本文是一篇赠序,其中的序,并非序言,而是赠言的意思。书序相当于前言后记,一般是介绍作家的生平,或成书过程与旨,为阅读和评价作品提供一定的,或给以必要的引导。而赠序与书序的性质不同,始于唐朝,文人之间以言相赠,表达离别时的某种思想感情,往往因人立论,阐明某些观点,相当于议论性散文的一种写法。

  本文通过作者自叙青年时代求学的困难和刻苦学习的经历,并与今天太学生求学之易进行对比,得出业有不精,德有不成,主要是因为用心不专,不知勤苦求学之理的结论,并劝勉马生及太学生在优越的学习中更应勤奋、专心致志地学习。

  仲长统字,山阳高平人也。少好学,博涉,赡于文辞。年二十余,游学青﹑徐﹑并﹑冀之间,与交友者多异之。并州刺史,袁绍甥也。素贵有名,招致四方游士,士多归附。统过干,干遇,访以当时之事。统谓干曰:君有雄志而无雄才,好士而不能择人,所以为君深戒也。干雅自多,不纳其言,统遂去之。无几,干以并州叛,卒至于败。并、冀之士皆以是异统。统性俶傥,敢直言,不矜小节,默语无常,时人或谓之狂生。每州郡命召,辄称疾不就。常以为凡游帝王者,欲以立身扬名耳,而名不常存,人生易灭,优游偃仰,可以自娱,欲卜居清旷以乐其志。

  仲长统,字,山阳高平(今山东邹城一带)人。年轻的时候喜欢学习,广泛阅读书籍文献,言谈颇有文采。二十几岁的时候,在青州、徐州、并州(古地名,在今山西太原一带)、冀州(古代九州之一)中间游历学习,和他交接的朋友大都认为他与众不同。并州刺史,是袁绍的外甥,向来地位显赫、远近闻名(或者译为一向尊重知名人士--求教于方家),搜罗天下从事四方游说活动的读书人,很多读书人归顺依附于他。仲长统拜访,优厚地招待他,并拿当前(我以为此处的当时与现汉不同,应译为当下、当前--求教于方家)的一些大事咨询仲长统。仲长统对说:您有远大志向但缺少雄才大略,思贤若渴却不能知人善任,这些是您要谨慎的地方。一向自高自大,没有听取他的话,仲长统于是离开了。不久,凭借并州反叛,最终落得失败的结局。并州、冀州的人都因此惊异于仲长统的才华。仲长统生性豪爽洒脱,凡事敢于直言不讳,不拘泥于细枝末节,常常沉默无语,而性情变化不定,当时有的人称之为狂生。每一次郡府召见他,他总是称病不去。他一直以为凡是游说帝王的人,都是想以此立身扬名罢了,可是名不能常在,生命又容易磨灭;而悠闲,,却可以及时人生(我以为自娱就是使自己快乐,和现汉没有区别--求教于方家),希望选择清静空旷的地方居住,以使自己的得到快乐。